编辑荐:惟愿,世间山河静美,盛世安宁。而我心存草木心性,含山水情怀,于滚滚红尘之中,自持一份清风明月。

  我,独自走在铺满落叶的小径上,抬头仰望这深邃的星空。

  夜半钟声,茵茵而入。有位故人,伴影而寻。最难忘的是夏日的夜,寂静中带有一丝喧闹,那是生命发芽的悸动,显现着星星闪动的痕迹。盘沿在树枝干旁稀拉的知了声,停驻在水池边青蛙的呱叫声,时常穿透着整个夏天郁闷的夜晚,在这么一个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灵动。你说,聆听者,月牙舟在你心里吗?

  一天之中,我唯独偏爱日薄西山的时刻。或许世人都爱那早晨的旭日,光芒万丈而抚照万物。可或许于我而言,旭日东升固然是令人欣喜万分,但我却偏偏独爱夕阳西下的那份安详从容。只因我明白,纵是再耀眼夺目的旭日,也终会有将光芒收敛起来而慢慢向西而去的那一刻。那一刻,万般离合悲欢,都已随着日落十分,慢慢向西消散而去。一天,就这样即将落幕。

  那无垠的苍穹,点缀着无数人美好的愿望与遐想,遨游在天际。

  微醺的爱意泛滥了心弦,而我独自走向丛山万林。倘若在星星眨眼的瞬间,你便露出月牙般的笑容,慢慢地,甜蜜侵入了每一寸的心间,我热爱着。当时光乘坐着月牙舟来到窗前,回顾眺望着远处的风景,突然,少许的发丝,被晚风轻轻吹拂着,摇摇坠落。手渐渐地遮住脸庞的视线,仔细聆听着悄无声息的冷寂和纯粹。发现我,沿途的放纵,如此不休、不离。

  栖居于故乡将近五年,故乡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从陌生的风景到成为心灵深处的归宿,原以为这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风景,可直到真正爱上故乡之后,才开始懂得,爱上一座城,爱上某一道生动的风景,和爱上一个人一样,无关风月,只是爱了。就如同我比任何人都喜爱故乡的夕阳一般,说不清是何缘由,只是很纯粹的喜欢了而已。

  我开始陷入沉思,陷入彷徨,思考着人生,寻找着最真实纯真的自己。

  很多年持续的热爱,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一直在追寻,探索,在这份结果到来之前,这般的风景旅途也是映入眼帘的常态,但唯一不同的是,很多人,很多事,很多缘由,很多机会,使你做出选择,你的答案还会是最初的答案吗?在按下时刻表的开始键,就注定了你的选择,将会是什么。丛山万里,任你想去遨游天地,最终,你回归于此,爱上这一切,你所拥有的全部记忆。

  想那《杜丹亭》里杜丽娘说道∶“一生爱好是天然。”而我,也同那杜丽娘一般,爱极了所有“天然去雕饰”的物事。喜欢简朴古老的旧物,更爱不事雕琢的自然山水,花草树木。这一程又一程的山水,乃至每一株草木,都陪伴着我,从花样年华走到雨季,再逐渐走入成年人的世界。从年幼无知到青涩懵懂,再从不谙世事到冷暖自知,虽然一直都是一个人的旅程,但所幸的是,这一路走来,有文字知心解意,亦有每一程山水草木的相伴,方才有了今日的我这般模样,这般修为。

  回首望北方,我看见了北极星和北斗七星,他们就像孩童水灵灵的双眼,闪烁着爱与希望,清澈极了!

  片刻的给予,激发着短暂的不安与悲痛,或许它的出现,只是少许,不为所动。星辰的奥秘,实属难以了解,需要使用更多的时间去探寻,并记录自然而发的情感。在走走停停的轨迹面前,发现的却是不同行人行走过的踪迹,这些踪迹表明,有些人一条路持续很长,方向明确,他们在这看似均速的前进时,其实有些缓慢,但也加速的前进,他们的身边有着参照物,那是和身后的自己转身告别,它离目标近了一步。

  而无论是梦里梦外,在现实或是梦之间,我的步履从不曾停歇。可即便脚步匆匆,却来去自如,也留下了属于自己的足迹,那些足迹一个个或深或浅地烙印于心田之中,不曾忘记,亦不曾消失殆尽。

  秋风送爽,一片片似轻纱版的祥云,如柔指版划过天际,那闪烁的繁星,若隐若现,像是一曲逶迤婉转的萨克斯,既响彻寰宇,又婉兮清扬。

  但如果是另一些人,有着很多条路,持续时间短而急,一不小心,反而是直线交叉并走,不是弧线的长度。乘着月牙舟,去往星辰的探索之路,繁星点点,每一颗都会影响着下一颗星星出现的轨迹,难道说,这一切的给予,也将会显现出千万景象,或悲与喜,共勉生世。

  佛家有一偈语说道:“梦里明明有六趣,醒来明明无大千。”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认为。

  星空,就像一颗许愿树,挂满了我所有的希望,那星星一闪一闪的,就像我的内心,时而波澜壮阔,时而宁静致远,诗和远方。

  寂静的夜色,与月牙舟相伴,望见那湖中月牙横挂的倒影,脑海里便想到了这前半生的一些往事。雨中的夜,有着那么淅淅沥沥的敏感,有些走失,有些痛不知为何而生;静阁中的夜,抬着沉重的头,望着那片极乐地,有些向往却不知何首以盼。

  梦,真的是个十分神奇的东西。你心中所想为何,便会入其梦境,许是实现你昔日无法完成的心愿,又或许是让你圆了一次遗憾,得以让结局改变。而我,亦是其中的一个,在梦中的我,大多抵达的都是山明水秀之处,独自在这旖旎的山水之间,吟诵诗词、抚琴作画、泼墨山水,无有不好。似这般,寄情于山水之间,乘一叶扁舟,乘兴而去,兴至而归,不问来处,不问归处,自由飘荡于天地之间,自是洒脱自在,从容安详。

  那祥云的一旁,还有一弯明月;那祥云如画笔般,在高空勾勒出美丽的画卷。云儿,在风的搅扰下,开始了她的七十二般变化,时而像兔子,时而像小鱼……月儿姑娘就在一旁,静静地品味,静静地欣赏。

  褪下一身光彩,在夜中,你只属于倒影的真身,你依赖它,感谢它,唯一为你做出改变。如果说心灵的美好,带往去向美的地方,那便只保留一丝善意,一丝纯粹,为这艘宁静的月牙舟添多一份最美丽的色彩。

  那些在梦中曾跋涉过的山水,于现实生活之中,却从未曾遇见。但我总相信,所有的相遇与别离都自有他的安排与意义,我们无需深究其中深意,更无需为此而或喜或悲,只要惜缘、随缘,相信总能遇见该遇见的,忘记该忘记的,留下该留下的。

  清风为舞,明月作陪,繁星如彩灯,那晚归的鸟儿,正在那里润喉,歌唱。清脆悦耳的乐曲,在不断地上演着,飘啊,飘啊,飘到的我的心里,也飘到了远处他乡。星空下,竹林边,小小鸟儿尽欢唱,歌美人醉天地间!

  自古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而我,不过只是天地间个寻常普通的女子而已,此生一路跋山涉水,翻山越岭,不为寻求世间最旖旎的风光,只求能寻得一处心灵的栖息之所,乃至生命的归宿。既是岁月给了我踏遍山河的勇气,我自当努力前行,不问来路,不问前程,只愿心之所向,步履以往。

  还有,那一小群发着黄绿荧光的萤火虫,也悠然地飞向了星空,飞到了月亮之上,它们,在那里来回巡游,来回观望。时而乘着云儿飞扬,时而小憩树冠上,好不悠闲,好不舒畅!

  但我想,此生无论行至何方,去往何处,总有一个地方,能安放你的灵魂,能抚平你内心的创伤。也许当你万水千山都走遍之后,蓦然回首间,原来还有那么一个地方,山明水秀,人杰地灵,乃至你所挚爱的家人,能始终如一地给予你心灵的归宿与依靠。

  你听,在竹林的深处,有一个小姑娘正在深情吟唱:山风牵衣袖,山泉润歌喉,摘片竹叶吹溜溜,我是山里的小歌手。小鸟追我飞,小鹿小鹿跟我走,春夏秋冬都是歌,唱得心里乐悠悠……

  “不做无为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如今现实生活的节奏太过忙碌,人心亦太过纷繁复杂,深邃难懂,又何不给自己适当的减轻压力,抛舍下莫须有的包袱,于闹中取静,于忙中取闲,于闲中取忙,偷得浮生半日闲,寄情于山水之间,自在逍遥地行走于世,纵然只得片刻的自由与欢乐,亦是足矣。

  星空下的草地上,有一家三口趟在那里,一起数着星星,哼着小曲儿,温馨又幸福着!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我心所向,行将所至。心若有所皈依,何惧尘世消磨,又何须惧怕流浪?一个人的旅途,一个人得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又何尝不是简单的欢喜?

  啊!深夜的夜空,就像你深邃的眼眸,充满智慧,充满憧憬与希望!我多想化作一片云,乘着清风,伴着明月,和你一起,宁静致远,诗和远方!

  惟愿,世间山河静美,盛世安宁。而我心存草木心性,含山水情怀,于滚滚红尘之中,自持一份清风明月。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