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简介】

**    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

    【诗人简介】

   
韦应物:(737-792?),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系贵胄出身,少为皇帝侍卫。后入太学,折节读书。代宗朝入仕途,历任洛阳丞、县令、滁州刺史、江州刺史、苏州刺史,罢官后,闲居苏州诸佛寺,直至终年。其诗多写山水田园,清丽闲淡,和平之中时露幽愤之情。反映民间疾苦的诗,颇富于同情心。是中唐艺术成就较高的诗人。

    韩愈**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洛阳(今属河南)人。贞元中进士及第,又中博学宏辞,授太子校书,后入淮南节度使幕府掌书记,调补渭南主簿,升监察御史。顺宗即位,预政治革新,转屯田员外郎,判度支盐铁案。宪宗废新政,贬革新派,出为朗州司马。十年后召回长安,以诗忤当道,复出为连州刺史。穆宗朝为夔州、和州刺史。文宗时官主客郎中分司东都、集贤学士、礼部郎中,出任苏州、
汝州、同州刺史,迁太子宾客分司东都。
武宗时官至礼部尚书兼太子宾客。诗与白居易齐名,时称“刘白”,白居易称之为“诗豪”.其诗善使事运典,托物寓意,以针砭时弊,抒写情怀。

**    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

    纤云四卷天无河,清风吹空月舒波。

**    春词

    韦应物**

    沙平水息声影绝,一杯相属①君当歌。

    刘禹锡**

    兵卫森画戟,宴寝凝清香。

    君歌声酸辞且苦,不能听终泪如雨。

    新妆宜面①下朱楼,

    海上风雨至,逍遥池阁凉。

    洞庭连天九疑②高,蛟龙出没猩鼯号。

    深锁春光一院愁。

    烦疴近消散,嘉宾复满堂。

    十生九死到官所,幽居默默如藏逃。

    行到中庭数花朵,

    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

    下床畏蛇食畏药,海气湿蛰熏腥臊。

    蜻蜓飞上玉搔头②。

    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

    昨者州前捶大鼓,嗣皇③继圣登夔皋。

    【注释】

    鲜肥属时禁,蔬果幸见尝。

    赦书一日行万里,罪从大辟皆除死。

    ①宜面:脂粉和脸色很匀称。

    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

    迁者追回流者还,涤瑕荡垢清朝班。

    ②蜻蜓句:暗指头上之香。

    神欢体自轻,意欲凌风翔。

    州家申名使家抑,坎轲只得移荆蛮。

    【简析】

    吴中盛文史,群彦今汪洋。

    判司卑官不堪说,未免捶楚尘埃间。

   
这首宫怨诗,是写宫女新妆虽好,却无人见赏。首句写粉脂宜面,新妆初成,艳丽妩媚,希冀宠幸;二句写柳绿花红,良辰美景,却独锁深院,满目生愁;三句写无端烦恼,凝聚心头,只好数花解闷;四句写凝神伫立,人花相映,蜻蜓作伴,倍显冷落。层层叠叠,婉曲新颖。写宫女形象,丰韵多姿,妩媚动人;写孤凄幽怨,委婉含情,得之于神。

    方知大蕃地,岂曰财赋强。

    同时辈流多上道,天路④幽险难追攀。

    【简析】

    君歌且休听我歌,我歌今与君殊科:

   
这是一首写与文士宴集并抒发个人胸怀的诗。诗人自惭居处高崇,不见黎民疾苦。全诗议论风情人物,大有长官胸襟。叙事,抒情,议论相间,结构井然有序。

    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

    有酒不饮奈明何?

    【诗人简介】

   
韩愈:(768-824),字退之,郡望昌黎(今属河北),籍贯河阳(今河南孟县)。三岁丧父,由嫂氏抚养成人。贞元进士,先后赴宣武节度、徐泗濠节度幕中任职,入朝任国子监四门博士,迁监察御史,贬山阳令。宪宗朝还京官国子博士、史馆修撰、中书舍人知制诰,
随裴度征淮西平叛有功,迁刑部侍郎,以谏迎佛骨,触怒宪宗,
贬为潮州刺史。穆宗朝调任吏部侍郎。病逝长安。与柳宗元倡导古文运动,反对骈文,提倡散文;诗歌创作亦力求独创,不避险僻,以文为诗,形成宏伟奇崛的特点。

    【注释】

    ①属:倾注,此指劝酒。

    ②九疑:即苍梧山。

    ③嗣皇:指唐宪宗。

    ④天路:指进身朝庭之途。

    【简析】

   
唐贞元十九年(803)韩愈与张署皆任监察御史。曾因天旱向德宗进言,极论宫
市之弊,韩被贬为阳山(广东阳山)县令,张被贬为临武(湖南临武)县令。贞元廿
一年(805)正月,顺宗即位,二月甲子大赦。八月宪宗又即位,又大赦天下。两次大赦由于湖南观察使扬恁的从中作梗,他们均未能调回京都,只改官江陵。

   
先因直谏遭贬,后又受抑于扬恁,适逢中秋良夜,身处羁旅客馆,举头望月之际,心中感触万分,不能不遣怀笔端了。

   
此诗笔调近似散文,语言古朴,直陈其事。诗中写“君歌”、“我歌”和衷共诉,尽致淋漓。开首四句,恰似序文,铺叙环境:清风明月,万籁俱寂。接着写张署
所歌内容:叙述谪迁之苦,宦途险恶,令人落泪。最后写“我歌”,却只写月色,人
生有命,应借月色开怀痛饮等等,故作旷达。明写张功曹谪迁赦回经历艰难,实则自
述同病相怜之困苦。

   
全诗抑扬开阖,波澜曲折。音节多变,韵脚灵活。既雄浑恣肆,又宛转流畅,极
好地表达了诗人感情的变化。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