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家是什么?我会告诉你在我成长的路上不同的阶段家的意义是不一样的。你问我家是什么?小学的我会告诉你是在外玩耍累了能够休息的地方;你问我家是什么?中学的我会告诉你是在外学习生病可以修养的地方;你问我家是什么?大学的我会告诉你是在外受了多少苦都可以一笑而过的地方;你问我家是什么?毕业后的我会告诉你是不论走多远都会牵挂的地方;你问我家是什么?将要步入婚姻的我会告诉你是你在外边不论有多辛苦回到那总会有一个人为你准备好一切默默等你回来的地方。

  《梨花殇》

  凌晨三点,黑漆漆的夜里,我从梦里惊醒,梦里恍恍惚惚的感觉自己很是年轻,然而就在一瞬间又突然变老了,最后伤感的从梦中走出来,醒来后月光与泪水却在窗台上悄悄的碰撞,这是突然哪里来的忧伤,呆呆地坐在床头,才发现眼前的自己,真的已是不惑。是啊!这都已经四十了,可我还没有好好的年轻,怎么突然就四十了,时间究竟都去哪了?我这些年都做什么去了?蓦然回首爸爸妈妈都好像因为我的“突然四十”在转眼之间都变老了许多,而膝下一双儿女也因着我的“突然四十”似乎都在一瞬间长大了……

  我比任何人都想要一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一个温暖充满爱的地方,一个可以让我卸下伪装和保护壳的地方。越长大就对家越渴望,可是家应该是避风的港湾,不应该是我们想要逃避的地方,父母营造的家庭氛围对孩子来说是尤其重要的。我的家从小时候就“不太平”,父母小时候没有过多的陪伴在我们的身边,甚至晚上很晚才能回来,让我从小就有对家产生不安的心态。有时候不想回到那个让我不开心的地方,直到大学我还觉得家里发生的变故一直是我心里的痛,我永远忘不掉那个让我撕心裂肺痛哭的夜晚,至今都是无法原谅的痛。父母婚姻的不幸在我心里加深了对和睦家庭的向往,可又是那般的害怕却不愿和任何人提起,总是故作坚强不让他人看出我的脆弱。或许你不会懂得对一个温暖的家极度渴望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渴望拥有一个温暖的家,我渴望被关怀,我渴望家人的疼爱,我渴望家人的关注,我渴望家人可以倾听我灵魂深处的声音。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由此看来,梨花的命真苦,生在雨季,长在雨天,开在雨蒙,谢在雨帘,世上没有哪一种花,过的比梨花还辛苦,活的比梨花还累赘。

  时光的流影里,多少儿时的憧憬被像风筝一样的放飞,岁月无声无息的又碾碎了多少青春的梦想。那些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样子犹如魔术师,把一张张青涩稚嫩的脸庞先变得成熟又变得沧桑,最后都发酵成一堆堆泛黄又无法言语的旧相片,静静的呆在抽屉里,等待着芳华点点滴滴的消退……

  家庭和睦后代是受益的,身心也会健康的发展,而性格也会随着家庭的教育和氛围变得温和,如果家庭的环境是“嘈杂”的,那后代会在此影响下改变自己的身心和性格上的发展。婚姻是神圣的,同样家也是神圣不可冒犯的地方,组成一个家庭,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是有责任维护好家庭的氛围,让家成为你永远的根,不是任何挫折都可以破坏的,我们捍卫的不是婚姻,我们捍卫的是家在你心中的地位。

  也难怪,梨花生就一副苦相,清明时节发稞,入夏时节凋谢,花期短暂而青涩,就像四月里的妻妾,死了当家魂魄的寡妇,头戴孝帽,间插黄穗,三五成撮,仿佛着一身孝服,清明节凄清艾艾地登场。

  调皮嬉戏的童年里曾经多少次撸起袖子和裤边,下河里逮鱼、捉虾、挖泥鳅,多少次爬高上低摘石榴、揪葡萄、偷地瓜,也记不清多少次和小伙伴在麦杆堆上打打闹闹,又或者兴趣盎然的围在一起看小画册直到饭点都舍不得回家……而后又一点一点的被大人骂着长大,打着成熟,宠着自信,训斥着变得听话!

  家是什么?家应该是让你感到温暖幸福感爆棚的地方;家是什么?家应该是让你不论走多远都十分牵挂的地方;家是什么?家应该是让你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地方。家不是负担,家不是累赘,家不是攀比,家不是伤心之地。为什么我们拥有了家却不能维护家在我们印象中的形象呢?为什么我们不能保持家最初的温暖,让幸福感随着时间的流失一点一点的减少呢?为什么看到幸福溜走我们却只能看着无力去挽回呢?值得深思的问题……

  梨花的花语凄惨:用一生的爱,去守候无望的情,显而易见,梨花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因为爱与梨花无缘,情与梨花擦边,它只能是梨花带水,雨中求、风里切。

  懵懂无知的少年时光也曾无数次幻想未来自己的模样,多想和大人一样丰富而精彩的活着。骨子里却总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放荡不羁,还有一些郁郁寡欢时候的多愁善感。我们在那个时候个子开始长高超过父亲,我们在那个时候有了青涩的初恋,我们在那个时候开始学着为朋友去两肋插刀,我们在那个时候开始对人生的态度变得倔强,一张张明星海报和明信片,一本本世界名著和诗集,一盒盒卡带和录音机,都拼凑成了那些岁月里逝去的青春。

  其实梨花也含情,也藏爱,只是温文,素雅而腼腆,不愿轻易流露花边,它知道自己,没有迎春长的那么俏丽,没有桃花生的那么妩媚,甚至没有虞美人那么会耍轻佻,更不会轻舒玉袖,以柔献媚。若说梨花悲催,那是因为梨花的命相不好,谁让梨花出生在清明,适逢与冤魂契约,一出生就成了葬花的祭品,那满地的落瓣,无人问津,随风飘零。

  此刻不禁的又想起朱自清的那篇美文《匆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早已记不起自己第一次读到他感伤的样子了,然而想想自己的一万四千多个日子呢?何尝不是一种让人无法挽留的心痛,每每读起那些文字心里又难免一沉,这沉甸甸的感觉,就好像手握着如沙子一般的青春,纵然万般不舍也终究会散落在被年轮凋零的风中……

  可悲的梨花,素来清贫一世,梨花殇,争奇斗艳,它今生不敢去恭维。

  眼前这四十岁,感觉不是循序渐进的过程,而是一种一蹴而就的瞬间;是谁说的男人四十一朵花,这花的寓意大概是因为四十岁的男人少了那份年少轻狂,多的那份淡定从容;这花寓意大概是因为四十岁的男人少了那份自由和自私,多的那份责任和博爱;这花的含义又或者是表达了四十岁的男人对生活计较的越来越少了,反之对情感的认知越来越重了;因此男人四十一朵花的比喻看来还是恰如其分的!

  写意:万物都有好与坏,万事都有弊与端,所有的笔都写花的美,所有的字都赞花的媚,而我偏偏要写花的悲催,逆天而行道之(呵呵),若能把“好”写的一无是处,那也是一种创新达到了境界,不是吗?就花而言《梨花殇》写出了花类的秉性、不幸和悲哀。

  四十岁的男人,在事业上摸爬滚打,雷厉风行,有厚积薄发之势;四十岁的男人对待兄弟情谊更是重情重义,也可谓义薄云天;四十岁的男人在谈吐之间诙谐幽默,更是刚直不阿;四十岁的男人人际交往上也是游刃有余,那份干练和豁达都是人生最大的收获;

  男人四十就好像是一匹带着创伤的狼,一边舔舐伤口,一边望下一个方向,有时候想放弃流浪,但压力还在迫使他继续成长;男人四十又像是盛满酒的器皿,再多的苦涩心酸,都藏在自己的胸膛,不遇到真正的知己和红颜就不会倾吐那些玉液琼浆;

  四十岁的男人他们自知任重而道远,所以他们岿然不动的面对眼前的一切挑战,无所谓眼前的泪与汗,挥手一博赌明天;他们深深知道那份责任和义务,因为睁开眼睛从上到下都是依靠他的人,因此他们别无选择的去刚强去勇敢;

  男人到了四十岁,父母若健在便是福气,但父母却偏偏又是他们的软肋,因为时常在提醒自己,妈妈做的早餐我还能够吃多久?我还能陪父亲几次旅游?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倘若不在人生便只剩归途。

  四十岁的男人更像是李宗盛笔下的那座《山丘》,或许等你伤痕累累千辛万苦最终越过山丘之后,才发现是一种无人等候的寂寥和落寞,一路上内心的空洞仍旧无法填充,失去的疼痛依旧不能释怀;然而人生是无法回头一次旅程,需要的仍旧是硬着头皮咬紧牙关继往开来!

  男人处在四十岁这么一个不惑之年,沉淀下来的多是一些狂躁骚动之外的恬静,他们应有的气质决定他们不会为那些蝇营狗苟之事去权衡利弊,他们宽广的胸怀只会鞭策自己,如何披荆斩棘去实现自己的鸿鹄之志。

  跨进中年的门槛,被岁月不断洗磨,生活给予他们有多少酸甜苦辣的过往,岁月就赋予他们多少曲曲折折的动人故事;人生就像是一出戏,一首歌,一部小说;当你爱过,恨过,追求过;梦过,痛过,领悟过之后,蓦然回首才意识到后悔的同时也拥有着灿烂;美好的同时也含概着遗憾;盖天拔地皆往事,寻星觅月是今朝;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我觉得人生更像是一场比赛,而四十岁的男人正犹如这次比赛下半场的开始,他们必将用毕生的智慧和力量去创造人生下一个经典的辉煌!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